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转生魅魔的我是否搞错了什么

第263章魔法君主的动摇,塞尔达群岛的来客,凯尔的王炸(10K)

  

  良久,曼彻思君主终于将页面下翻到了最后一页。

  “惊人的想法,惊人的理念,这种无物不包含的理念,与其说走上你这条道路的人,是想成为法师,还不如说……

  是想要掠夺一切知识,最终成就力量本身。”

  他抬头看了一下魔法飞舟之中的计时器,嘴角微微翘起,他开始有些期待在魔法盛会上见到这个年轻人本身了。

  因为年纪渐渐大了,虽然身体依旧强大,但曼彻思君主有的时候也会苦恼,过于强大和活跃的精神力,似乎已经有些给自己这具身体造成了一些负担。

  曼彻思君主隐约记得,一百多年前的时候,他可从来都没有因为阅读了一篇研究文献,就会感到有些精神疲倦。

  他知道这是因为这篇文献之中记载的相关信息太过惊人,以至于自己情不自禁的投入了大脑的全部计算能力和推演能力,去尝试在脑海里勾勒战法师未来的发展道路。

  原先因为阅读了其他文献而产生的疲倦感,在这一刻一扫而空,他就像是个怀揣着自己心爱玩具的孩子,反复的将那文献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又一遍。

  每一次从头回来阅读的时候,他都能分明的感受到那个海洛伊丝子爵倾诉在文字里的对于文字与力量的淡漠。

  并不是因为这个海洛伊丝子爵对此并不重视,而是他好像已经习惯了吸收知识,并将其彻底揉碎,融入到自己描绘出来的体系之中,以至于曼彻思君主在浏览的时候,好像每一次都能够从其中得到更多的灵感与感悟。

  毫无疑问的大成之作,以曼彻思君主的精灵脑袋来看,他无法理解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在这样的年纪拥有了这样恢弘得宛若魔法图书馆一般的知识底蕴。

  难道他吸收知识的时候都不需要思考的吗?

  还有这其中隐藏着的那些没有被暴露出来的东西……

  “什么狗屁的战法师,这分明是一个博学者试图通过自己的触角来控制这世间所能够理解的一切力量,什么体系、理论、方法,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全部都撕碎了成为自己的养料就好。

  好一个战法师,好一个海洛伊丝。”

  曼彻思君主嘴里念叨着让人听不太明白的古老精灵语,再次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魔导装置上投影出的论文。

  思索片刻,再次将自己的全部心力投入到重新复盘这个战法师理论之中。

  回过神来的时候,时间就已经悄然流逝到了下午。

  “老师,老师,老师!!!”

  伴随着一阵阵自己学生的呼唤,曼彻思君主终于回过神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已经到了吗?”

  那位年轻的精灵点了点头,说:“是的,老师,现在已经到了鎏金城上空,马上就要进入鎏金城的空中警戒区域,接下来的沟通和对接,就需要您这边来处理了。”

  曼彻思君主点了点头,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笑容说:“我确实已经有些等不及去见到写下了这个东西的人,新的魔法君主又要在此诞生了。”

  提及这件事情的时候,曼彻思君主再次有些唏嘘的说:

  “人类真的是一个得天独厚的群体啊,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命运才会重新眷顾我们精灵一族,重新诞生出一个足够可靠的魔法君主,这样一来,我也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老师,您不是说自己从来都不想相信命运吗?”那名年轻精灵法师好奇的说了一句:“怎么今天会有这么多的感慨?”

  “大概是因为嫉妒吧……”

  曼彻思君主淡淡的说:“看着人类世界风起云涌,好像看到了下一个千年的世界霸主在崛起,而我们至高森林这些年来已经日渐黄昏……

  只要想起这些,心口的血还在流动着的精灵,又会有哪个不感到唏嘘和心痛呢?”

  最后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为之骄傲的学生,迟疑了一下,说:

  “孩子,我已经老了,很多时候思维方式和你们这一代的精灵已经不一样了,站在你的角度,你觉得我们是否需要再向人类那边靠近一些?”

  那名精灵法师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说:“关于这件事情,难道老师你不是早就已经做好了决定吗?

  如果有的选择,以老师您的性格,大概率是不会去咨询别人的意见的,您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人啊。”

  “是啊,从来如此……其实早就应该下定决心了,我稍后会去和鎏金城的守护者们沟通一下降落的相关事宜。

  而你,孩子,去帮我联系一下精灵王,精灵血池这边的合作方案,将伊贝尔联邦加入其中吧。”

  那名年轻的精灵法师愕然抬起头来,说:“老师,精灵血池的方案关乎到我们精灵下一个千年大计,为什么要将人类拉上来?

  这一次我们合作的对象是针对其他不同分类的精灵族群同胞,和人类没有关系啊!”

  “有的……”

  曼彻思君主沉重的说。

  “本来早早就应该开始执行了,现在不过是更快推进这一步而已。”

  “推进?”

  “推进不死者从人类血脉转换成精灵血脉,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曼彻思君主抬起头来看向魔法飞舟外的天空。

  这个精灵王主导研究的计划,一直持续了好几年,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这才将计划推到了这一步。

  但是曼彻思君主知道这并不是重点。

  精灵血池仅仅只能用在不死者身上,或者应该说,根据古籍相关研究改造出来的精灵血池,虽然能够用在普通人身上,但至高森林现在没有想要挑动伊贝尔联邦敏感的神经。

  精灵们只会将目标暂时先放在不死者身上,取而代之的是……

  他的眼神之中闪烁着沉痛的神色。

  精灵血池既然能够将他人转换成精灵,那就意味着对于伊贝尔联邦来说,同样也是一个无法复刻的资源。

  也是一直以来伊贝尔联邦都在有意识的规避的一个现象。

  即,咒剑士不能通过杀死其他大陆智慧生灵的方式,抽取他们的精血来作为培养超凡体质的材料。

  现在,曼彻思君主感觉自己很可能要做出一个以前从来都不会去做的大逆不道的事情。

  他将亲手解开限制在人类咒剑士身上最大的枷锁。

  伊贝尔联邦和至高森林之间在精灵血池上的合作,即是……帮助咒剑士们直接拥有精灵血脉的力量。

  ……

  另一边,已经早早就到了鎏金城的塞尔达群岛法师们正齐聚一堂,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今晚上法师盛会将讨论的一些相关法师学界的热门话题。

  这些来自塞尔达群岛的法师们是倾向于伊贝尔联邦的法师势力,比起精灵一族,塞尔达群岛这边其实更早的就加入到了伊贝尔联邦【法师网】计划之中来。

  在好几年前,这些来自群岛的法师们曾经来到密卷法师学院,与当时的卢修斯进行了一番深入的沟通与交流,也是在那个时候,他们第一次听了凯尔对于卢恩符文的理解与阐释的讲课。

  那个时候,带队的塞尔达老法师对于凯尔的知识理论就已经是赞不绝口了,这些年来更是从来没有终断过与卢修斯这边的联系。

  有的时候他甚至会亲自撰文,放入信封之中,通过传送阵邮寄到凯尔所在地,时不时的和这位年轻的法师进行交流。

  也正因为这样,他可能是伊贝尔联邦外最了解凯尔成长速度的法师。

  而此时,鎏金城商务大酒店的会议室内,这位老法师正在讲述着之前他与凯尔沟通战法师这一职业后了解的相关信息以及开发的思路。

  一时之间,会议室内人声鼎沸。

  “何等精致而又优雅的理论,虽然远远还没有达到完美的程度,放到外界去,也可能会引起一小部分人的质疑,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凯尔先生已经真正的越过了那一步。

  仅仅以魔法理论而言,他对于法师学界的贡献度已经接近魔法君主们了。

  如果诸位有实力,有信心的,可以尝试朝着战法师这个领域深入一下,尝试着变换我们塞尔达群岛法师体系中太过随性的发展方式,以上。”

  在会议的最后,那位曾经和凯尔有过交流的塞尔达群岛老法师塞恩·普拉西多认真的说。

  会议至此走向尾声。

  接下来的就是更加轻松愉快的内部沟通环节。

  “普拉西多老师,您认为战法师这个职业最后补全完理论短板,并且诞生出真正的魔法君主,还需要多长时间?”

  塞恩·普拉西多想了想,回答说:“这个问题其实不应该问我,而应该询问一下凯尔先生,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更习惯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魔法理论研究对于他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却不是生活本身,什么时候他愿意将更多的目光投注到他创造出来的伟大职业之中,什么时候就是理论完善的时间。”

  “普拉西多老师,现在战法师按理来说还没有取得足够高的战场成就和地下城成就吧?”

  塞恩老法师闻言,轻声笑着说:“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你真的有了解过那位海洛伊丝子爵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吗?”

  “可是他还这样年轻,想要自己证明战法师未来可以走多远,还需要很长时间吧?”

  “不……”

  塞恩老法师摇了摇头说:“你知道为什么现在大陆上法师职业的数量会这么稀少吗?”

  “是因为更多的人畏惧法师的智慧与力量,而没有选择深入在法师这一职业上耕耘,甚至于一开始在选择职业的时候,就不予以考虑。”

  一名来自塞尔达群岛的年轻法师这样说道。

  然而,塞恩摇了摇头,说:“你这样的理解是有一定问题的,或者我换个说法,你认为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职业者们,有机会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超凡阶及以上吗?”

  青年法师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说:“这怎么可能,超凡的道路就是一步一个大门槛,能够走到超凡阶段的人是很少的,也是值得骄傲的。”

  “那残酷一点来说,就是整个职业者群体中绝大部分人都不需要去考虑职业未来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毕竟他们绝大部分都没有更进一步的天资,对吗?”

  青年法师点了点头。

  塞恩老法师笑了,说:“既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会因为天赋、资源或者是其他的原因,这辈子都没有可能攀登到一个个人力量的极限。

  那么对于他们来说,选择不选择法师职业,真的很重要吗?”

  普拉西多老师的一番话瞬间打醒了这个年轻人。

  他忽然明白了自己老师想要告诉他的真相,叹息了一声,说:“真正阻拦了法师群体扩张的核心原因,其实是在我们法师职业本身的特性上吗?”

  “看样子你终于想明白了这一点,就这样来说,你还不算很蠢。”

  塞恩·普拉西多低头笑了一声,说:“真正限制了法师这一职业学习人数上限的,其实是因为法师本身入门门槛太高,且在低等级的时候,法师们拥有的战斗力甚至不如一只普通的野兽。

  这种情况要一直到超凡阶,才能产生蜕变,而偏偏就是这样的蜕变,让那些普通的职业者们彻底杀死了转职法师的想法。

  可是现在,你觉得战法师理论出来以后,对于那些大概率没有办法突破到超凡阶段的职业者们来说,还是什么大问题吗?

  我可以打赌,现在各个国度的魔法君主们都已经做好了迎接战法师未来所带来的美好愿景的可能性,甚至于不惜花费大量的价格,魔法君主们也要将这个职业铺开来。

  目的很简单,大量职业者新人涌入到法师这个群体,对于所有的魔法君主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仅仅是这一点,难道还不能被称之为伟大吗?”

  塞恩老法师说的诚挚,塞尔达群岛的年轻法师们也听的认真。

  也就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对于那些已经达到了魔法君主的伟大存在们来说,单纯的法术模型或者是法术理论虽然也会有用,但却已经不是他们最看重的事情了。

  法师们之所以抱团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法师数量实在是太少,以至于他们没有办法在世界舞台上大声说话吗?

  一个职业体系能不能起来,取决于这个体系能不能有用。

  而一个职业体系能不能走到最巅峰,取决于大环境下的影响。

  可是很显然,现在大环境里,从来就没有法师的一席之地。

  人少,是所有法师势力最沉痛的现实。

  如果是密卷法师学院的学生,他们会有更直白的体会。

  想想看吧,隔壁的皇家骑士学院每一年培养出来的学生有这么多,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是互不相识的,因为人数达到了一定数量后,光是认识人,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

  所以他们仅仅只能局限在认识身边人的现实下。

  除非能够像埃兰娜这般拥有着强大实力与惊人的美貌的骑士姬,才有可能成为整个皇家骑士学院的人都认识的对象,至于其他人……

  不提也罢。

  可是密卷法师学院内呢?

  密卷法师学院里,一些社交牛逼症患者甚至能够了解到一个年级里所有学生的大致家庭情况,且基本不影响自己在法术上的学业,你就知道法师的数量到底有多贫瘠了。

  所谓学生毕业可以直接成为法师助手什么的……还不是因为没人可用。

  而现在,跳出来了一个史前巨鳄。

  他挥舞着手中名为“战法师”的旗帜,告诉所有的魔法君主们:

  【嘿,这样的利益已经不足以打动你们了,可是如果我说,战法师这个职业在推广了以后能够直接改变整个法师界的大环境呢?

  想想看,更广博的研究成果,更多的法师数量,更大的人才选择空间,更合格的助手数量,更巨大的法师材料产出……

  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我摆在这里了,你要不要帮我把这个职业推广出去?】

  就是这样恐怖的概念。

  凯尔前世作为玩家的时候,是不会特意去了解战法师这个体系是怎么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对于玩家们来说,仅仅只需要知道,这玩意好不好用,强度多高,颜值多高。

  仅仅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以至于凯尔本身从来没有想过,战法师这一理念最开始能够成型,稳定形成一整套的培养体系,本质上是因为当时已经占据了大陆职业体系霸权的法师们居高临下的回望过往诸多职业后,重新开发出来的体系。

  这个体系的强度和上限都异常之高,虽然没有哪一位法师站出来直接说,但是整个职业体系的框架都向外界所有的体系展露一种姿态。

  那种姿态就好像是一群实力强大的法师们站在其他职业法师面前,笑嘻嘻的说:“嘿,你且看看我这战法师职业,有没有你们其他职业的风骨。

  哦对了,提醒你们一下,不要试图和战法师们贴贴哦,他们掏出来可能比你们的还大。”

  基本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更要命的是,战法师在前世仅仅只是一个法师的培养路径,就相当于是当前八大法师学派一样。

  就算是你没有直接转职成为对于某类学派更加专精的子职业,仅仅是凝聚最基础的法师职业核心,同样也能够修行某个学派的魔法,无非就是足不足够极端而已。

  从这个角度来看,法师学界里的学派数量其实有很多,甚至原则来说,每一个走出自己道路的魔法君主们都算是一个学派。

  可被公认的八大学派却只有那些。

  这正是因为八大学派本身都有下属的子职业,凯尔给自律人形准备的活化法师职业核心,对应的就是八大学派的专精化子职业。

  其他魔法君主倒不是说真的没有办法创造出新的子职业,而是在专精某类流派的同时,还要保证能够稳定持续高效的用法术解决掉大部分职业者面临的问题,想要创造出这样的子职业,那困难就大很多了。

  专精化与普适化,本身就是一个有些矛盾的选项。

  想要同时存在于职业核心上,不是一般的苦难,目前只有八大学派的常规子职业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所以魔法君主们也没有想过专门去搞出一些垃圾职业来坑人。

  又不能适应当前职业者们的发展环境,搞出来有个什么用?

  但是……战法师不一样。

  那是一个在未来由全体法师们共同确定下来的法师理论框架,已经明确了未来发展的方向,缺乏的仅仅只是从方向变成职业的时间。

  因为法师群体之中至今都没有出现过一个几乎掌握了所有七环以下法术的怪胎,故而就算是在未来,都没有出现过一个能够从无数法术模型之中,找到能够适配所有法术模型的【通用共性】的法师。

  现在,他借助着游戏面板提供的学习方面的加成,再加上长久以来都没有停止过的自我学习与研究,又得到了刚晋升为中等神力的文学与知识之神迪奈尔神降后的亲自协助。

  这一系列无比苛刻的条件汇聚一堂,最终诞生出了一个不存在于前世与今生的战法师职业。

  来自塞尔达群岛的法师们自然是没办法了解其中内情。

  是以他们在深入了解这战法师这个体系之后,一时间惊为天人。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而又潜力无穷的法师职业,简直是颠覆了他们对于法师职业的认知。

  以至于几名年轻法师们其实能够大概看出来战法师未来的发展前景,却硬是有人觉得这真的太不真实了,甚至于在听到了塞恩老法师说出来的“伟大的法师”时,下意识的就反驳了。

  从一个流派,发展成一个具体的职业,中间有巨大的沟壑需要跨越。

  然而反驳并不能阻止战法师职业走上前台来,与狼共舞。

  像是塞恩这样亲伊贝尔联邦的老法师,已经隐约从联邦的熟人那边了解到今天法师盛会可能会搞出来的大事,一时之间也是心潮迭起。

  施法者不能失去战法师,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正当老法师离开了会议室,朝着自己定下的房间走去的时候,忽然在他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普拉西多老师!普拉西多老师!”

  塞恩的一名学生匆匆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激动的神色,说:“【法师网】里有人上传了完整版本的战法师理论体系了!”

  塞恩不紧不慢的打开了自己的房间,朝着自己的学生招了招手,说:“进来再说,不要在走廊上大吵大闹,会让外人误以为我们塞尔达群岛的人很没礼貌。”

  塞恩·普拉西多不以为意。

  最近这段时间,冒出来了数量不少的自称自己才是战法师的起源,某些人是窃取了他们劳动果实的法师,数量可不在少数。

  也不知道是哪个自大狂又开始在【法师网】上乱散播相关消息。

  真是的,这一次法师盛会一定要和魔法君主们提出一下议案,不要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将自己的野鸡理论放到【法师网】上去,必要的审核还是需要去做的。

  “可是,普拉西多老师,上传这个东西的人,就是海洛伊丝子爵!”

  “咦,我刚刚不小心将自己心里话说出来了吗?”

  塞恩老法师迷惑了一下,然后瞬间瞪大了眼,发出了扰民级别的声音:

  “你刚刚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凯尔先生上传了自己完整版的战法师理论稿件,现在整个【法师网】内都快要爆炸了!”

  只是……

  这么重大的研究成果,就直接丢到了【法师网】上?

  塞恩老法师啧啧称奇,这是要硬给【法师网】造势啊!

  不过,仔细想想,法师网这个东西对于法师们来说确实是太有用了。

  他推了推自己的单片镜,说:“马上把让你保管的魔导装置拿过来……不对,你应该带在身上了吧?”

  “带来了的,老师。”

  青年法师大声的说道。

  于是在塞恩法师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位表情激动,对着魔导装置上投影出来的相关理论内容全身心投注其中浏览的老男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站在塞恩老法师身后的青年法师一时间有些坐立难安,最终,他小声的说:

  “老师,凯尔先生研究出来的东西,是否达到了您的预期?”

  年轻法师非常清楚自家老师对于那位海洛伊丝子爵抱有多大的期望,事实上不仅仅是老师,就算是青年法师,对于这一点同样也是态度诚恳的。

  别的不说,如果能够有更多的新生力量涌入法师这个群体,那么他在泡妹子的时候,不也多出了更多的选择吗?

  想想看,抱着书籍、戴着眼镜、穿着宽松的法师袍,隐藏起了自己身体曲线的知性少女,在掀开了法师袍以后那和纯欲的脸蛋截然不同的“人心”,以及脸上不好意思的羞怯表情……

  真的是想一想,他就激动起来了!

  “……我,不是很能理解。”

  然而这一次,年轻法师并没有从塞恩老法师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是很能理解?”青年法师愣了一下,下一秒就毛骨悚然的看向了自己的老师。

  “老……老师,您是开玩笑的吧?”

  青年法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要知道自己的老师可是在魔法理论研究方面算得上是非常出众的人才了,作为自己老师的学生,塞恩已经不知第一次为了自己老师那惊为天人的理论研究能力而感慨了。

  当然,青年法师他没有见识过魔法君主,所以对于魔法君主们的认知多少有些有限。

  可就算是如此,他也很清楚,就算是放在整个理论学界之中,自己的老师也已经是前排的那一批了,强大如他,竟然会给出一个“不是很能理解”的评价。

  “是因为海洛伊丝子爵的研究成果有一点问题吗?”

  塞恩老法师摇了摇头,说:“不,恰恰相反,他提出了理论模型实在是太过逻辑自洽,其中包含的相关内容之深奥,多少有些让人难以理解。”

  “我看不懂……”青年法师小声嘟哝了一句。

  如果他能够看得懂的话,也不会急匆匆的来找自己老师验证那位颇具传奇性质的年轻子爵的理论研究成果了。

  他也能够明白自己老师的意思。

  最开始宣传出去的战法师这个理论体系实在是有些粗糙,说得好听一点就是画风清奇,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细节缺陷太大。

  当然,他们了解的战法师的版本是几年前的版本了,,最近这段时间才拿到的版本,还是他们伊贝尔联邦王庭法师协会那边拿到手的。

  这样一个覆盖法术范围之广,可运用领域无比巨大的法师职业,在他看来应该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在验证子职业法术核心基础框架理论和完善战法师职业的相关需要,那里可能会这么快的就冒出完整版本的研究成果。

  好像有些不对劲……

  塞恩法师喃喃地说道。

  ……

  也就是在今天,原定于当天晚上第一时间召开的法师盛会,因为突发性意外,逼不得已暂时延期第二天下午。

  至于延期的理由……

  主要是现在【法师网】在伊贝尔联邦法师学界之中已经算是很普及的了,基本可以理解为联邦站台,让法师们使用这个东西。

  一开始法师们还骂骂咧咧的埋怨联邦不想着改善法师们的生存环境,老是整这种强制的要求,心中很不乐意的。

  然后没有多久,勉强用了一下【法师网】以后,他们就开始进入了真香之境。

  嘿嘿~嘿嘿~【法师网】这东西可真的是太香了!

  凯尔有的时候对于很多事情非常的重视,但是在某些方面又出乎预料的马大哈。

  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现在在【法师网】上提前上传了相关内容后,会引发什么后续影响。

  就算是卢修斯,都没有想到现在凯尔对于战法师的相关理论研究已经深入到了这种地步。

  事实上伊贝尔联邦的诸多魔法君主们,让凯尔整理一下战法师的相关理论研究,目的仅仅只是先声夺人,帮助凯尔稳定他现在既有荣誉与身份。

  只有这样,才好把其他国家的法师们绑到凯尔的战车上。

  简而言之就是,就算凯尔没有办法拿出足够完整的战法师理论研究成果,但只要他拿出部分成果,并且能够让魔法君主们认可他的内容以及未来发展的可能,就足够达成他们的愿望了。

  本以为顶天了也就是四个二。

  没想到最后冒出来的竟然是个王炸?

  一下子就将那些个平日里都不在【法师网】里说话的一种老法师们炸得头晕目眩的。

  以至于原本已经做好了参加魔法盛会的凯尔忽然接到了来自鎏金城法师协会的延迟通知,在通知的法师来找他的时候,他还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毕竟任谁来找自己的时候,脸上带着憧憬而又埋怨的表情,都会让被这样的表情盯着的人感到忐忑不安吧。

  临走的时候他还听到了那位鎏金城负责组织活动的老法师嘴里嘟哝着:

  “见鬼了,看起来好像都懂,但又好像什么也不懂,今天晚上要是没能弄出来个大概,觉都睡不安稳了。

  该死的,不会研究了一晚上,结果到最后都没有理解透彻吧……到时候还要不要提问啊,万一提问了以后,问到了什么低级错误,不会要被法师同行们取笑吧。”

  于是当天晚上,鎏金城内的工作人员们惊讶的发现,那些原本在来到鎏金城后就开始到处瞎逛的法师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从当天下午开始,就闭门不出了。

  对于那些没能从法师这边赚取到足够多利润的商家来说,还以为是不是同行里边有人宰客,然后引起全体法师们的反感了,商贩圈子里已经有人开始骂骂咧咧的调查起了宰客的同行。

  是谁在影响他们做生意?!

  嗨,还真别说,这一调查,就发现至少有2-3成的同行在宰客。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

  而另一边,凯尔在三更半夜,忽然接到了自己老师卢修斯通讯水晶的联络。

  一番问候过后,卢修斯就直入正题。

  “你小子,知道自己干出了什么事情来吗?”

  一上来卢修斯就笑骂道:“你这样子在【法师网】内一上传,一下子就引起了一大群法师们的注意.

  结果相关内容需要掌握的诸多理论知识实在是太多,现在很多法师都没有搞清楚你写的相关内容里边,具体理论研究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毕竟也能理解,里边的东西,如果没有人带队,给那些普通法师们揉碎了来讲,想要吸收起来还是很困难的。”

  凯尔讶然的说道:“有这么困难吗?我感觉我已经尽量的再将内容简化成普通法师也能看得懂的内容了。”

  卢修斯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学生,然后问了一句:“你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

  “啊?”

  “我的意思是,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现在掌握的学识已经隐约超过了正常人所能够理解的范畴了吗?”

  “好像确实有这样的情况,所以这段时间我也在努力的改,不过目前来看,改良效果堪忧。”

  “和改良不改良没有多少关系,纯粹就是因为你现在累积的法师学识实在是太高了,已经不是一个正常法师可以达到的范畴,所以在任何一个领域,一旦深入和你讲下去,就不可避免的会遇上这种尴尬的情况。

  你需要做的事情仅仅只是克制自己与其他普通法师之间的交流与沟通,毕竟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也有你这样的感受。

  这样的结果对你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要知道,如果长时间维持这样的状态,你会把普通人当成是无法沟通的猴子的。”

  卢修斯老师的一番话让凯尔恍然大悟。

  他确实没有想过自己现在在法术上的理论研究情况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仅仅只能说是游戏面板+原住民身体的共鸣效应是真的厉害。

  “卢修斯老师,今天晚上你特意联系我,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战法师理论成型这件事情吧?”、

  “和这个事情还是有着相当关系的。”

  卢修斯轻声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因为有其他魔法君主们在帮你周旋,现在格兰瑟姆那边隐约已经形成了平静对峙的状态。

  简而言之,你的小未婚妻以及她的老师奥莉薇娅,已经从战场一线上下来了,估摸着明天你就可以看到你家的埃兰娜了。”

  凯尔闻言,眼前一亮,说:“埃兰娜那边没什么事情了?”

  “当然,有着魔法君主们周旋再加上银色护卫军的来援,双方之间已经以格兰瑟姆城为分界线,俩俩对峙。

  已经完成了自己拖延工作的奥莉薇娅那边自然是可以带着你的小未婚妻回来了,这一点,和你昨天下午发表了的内容多少有一点关系。”

  “战法师的相关理论研究没有厉害到这种程度。”凯尔无奈摇头,一时之间也不太能理解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厉不厉害不是你说了算的,凯尔,等到过上一些年再回过头来看看如今这一天,很可能会有人将你称之为【带领法师踏上无尽之路的领航人】这样的称号。

  就我个人的评价,你现在为法师学界做出的卓越贡献,已经超过了寻常的魔法君主,唯一的差距,大概就是你的成果,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验证一下。”

  当卢修斯这样的说道的时候,目光不禁扫了一眼凯尔。

  透过通讯水晶的他,忽然说道:“对于现在的你来说,验证这个成果,也不需要太多时间吧?”

  …以下不计费…

  每天一次,我要你们

  的收藏、推荐票、月票、自动订阅!我全都要!

  乛乛

  扑街日记:

  【抓娃娃日记】

  最近迷上了一个有意思的游戏,就是跑到商场里边去抓娃娃机。

  娃娃机里边抓出来的东西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可以用自己抓出来的娃娃来兑换出一批手办。

  最开始的一次,落落玩100元抓出来的手办就价值一个景品。

  第二次,100元抓出来的手办就变成了2个景品和小件。

  第三次,400元抓出了价值800多的大手办。

  嘻嘻,一边能发泄苦闷,一边能抓一点自己喜欢的手办,很解压。

  (评价:才,才不是喜欢玩娃娃机!)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
51LA统计